02.jpg

夏至那天傍晚,

出院第七十二天,

當窗外的夕彩逐漸淡去,

我快步地走進書房,

左手拉出垃圾桶,

右手取出衛生紙,

準備面對這天的關鍵時刻。

01.jpg

每天下午約五點左右,

肺部的痰會洶湧而出,

最短三十分鐘的小股侵擾,

最長五個鐘頭的全面攻擊,

那前仆後繼的頑痰讓我的戰鬥力迅速下跌,

常使英雄氣短五孔流水不止,

垃圾桶裡水餃丟滿溢。

03.jpg

有時候或因咳錯良機,

或因來的出奇不意,

一口痰剛好堵住了咽喉,

此時便是手忙腳亂狀,

戶長說怎有人咳到踢腳?

真的就是那麼無奈,

吸不到空氣的掙扎,

會讓人使出難看的絕招。

04.jpg

幸運的是左邊的胸痛止了,

右邊的胸痛才剛接踵而來,

每當我要用力清痰的決戰時刻,

只需按住一邊的胸部,

然後雙腳用力一踢,

即能打通山海關,

讓十萬清氣一路無礙。

05.jpg

面對每天同一個時段的煎熬,

尤其當一口氣吸不上來的時候,

加上失分的肺活量進出兩難的窒息感,

常讓我感到厭世無助,

很想到這裡就好,

我想要休息了。

06.jpg

插管前二個寶貝兒子對醫生說:

「從網路上看有關插管後沒有樂觀的,」

「我們現在的收入這麼少,」

「萬一他需要長期照顧之類,」

「我們沒有辦法負擔,」

「所以不用插管到此就好。」

阮醫師隨即瞪目怒叱他們:

「他本人還很清醒說同意要插管,」

「你們就不必管這麼多了。」

10.jpg

每當想起這段對話,

我的內心是很痛的,

是我的嚴厲讓他們趕我上路?

還是我的寡恩換來了無情?

幸好阮醫師仗義幫我出口氣,

我抓住戶長搭在肩上的手,

心中滿是厭世。

08.jpg

面對自己的生離死別,

我才知道現代親情竟是如此涼薄,

我才明白生命是如此孤單,

倒下去是不可逆轉的永遠,

在別人也許只是短暫的惻隱,

站在生命的十字路口眺望,

永遠和短暫都是形容詞而已。

09.jpg

我已病的夠久了,

台大頒的三張重大傷病卡也能證明我的不簡單,

知道這一生沒了未必會有下一生,

精彩的生命是要用活過的。

因此每當痰卡住了氣,

我會用手緊壓胸中的厭世,

再用雙腳踢出加長的人生。

07.jpg

圖:過嶺支渠健行步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homas Kuo 的頭像
Thomas Kuo

園丁筆記

Thomas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